武汉:抗“疫”战中的社区生活
来源:武汉:抗“疫”战中的社区生活发稿时间:2020-04-07 18:46:07


病人送不进医院,“心很累”

武汉“解封”,好想看看孩子

韩文涛说:“我爱人从抗疫一线回来,就要结束隔离期了,没想到又突发重病离去了,我确实很难过。”

此外,物资分配也是不均衡的。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的工作人员表示,大多数物品供应并不是根据各州的实际要求,而是按人口分配的。为了弥补某些州在医疗物资上的短缺,美国加利福尼亚、俄勒冈和华盛顿等州已经向纽约州和新泽西州等受灾更严重的州供应了一些呼吸机。

天下着小雨,病人冲到马路上哭,“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只能拉着她,怕她寻短见,心里真的好难受。”邱琳玉说。最终,经过协调,医院还是收治了这名患者。

2月12日14时,岱山120站点接到了电话,“一名80多岁的女性患者,已经昏迷。”今日(4月8日),邱琳玉回忆,“赶到后,我们看了她的肺部CT(肺部出现感染),可能是新冠肺炎感染者。”

没关注照片,心思都在抢救上

“大年初一八点半的时候,我接了一个电话,病人不到四十岁。”救护车赶过去的时候,病人留给她很深的印象,“她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直说,你一定要给我想办法”,病人独自一人上了救护车。

1月底至2月初,是武汉疫情最艰难的时段。邱琳玉告诉新京报记者,救护车出车率,达到每天16次至20次,接到的大多数都是新冠肺炎疑似病例。回想起那段经历,邱琳玉觉得心酸又想笑,“那时候心思都在抢救上。”

韩文涛说:“谢谢。我现在就等着尽早顺利回国。”新京报讯“快闪开,有疑似病人!”29岁的武汉护士邱琳玉跑向急救车的一幕,被摄像机记录了下来。昨日(4月7日),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这张珍贵的照片,被制成海报贴在北京前门公交站站牌上。